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黑衣狂徒打足兩日 炒作自殺案毀滅知專

2019-10-16 04:23:45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圖:黑衣人連續兩日瘋狂打砸知專設計學院

利用一宗學生自殺個案,為達造謠抹黑警方目的,黑衣暴徒連續兩日對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作毀滅性破壞,課室及圖書館的玻璃、課室拍卡機全部損毀、扶手電梯被灌水,墻壁被噴寫大字,更有一批身穿黑衣的學生在地下設祭臺。學校昨起停課三天,但仍未確定周五能否復課。校方對校園多處遭破壞深表遺憾及痛心,學界譴責暴徒不問是非大肆破壞,是“香港文明的大倒退”。\大公報記者 殷向善 北洛 紫菀

繼前日數十暴徒打碎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地面課室多塊玻璃、噴漆涂污后,約20名黑衣暴徒昨午四時再突擊校園,闖入圖書館、學習資源中心等地方,打爛玻璃及部分電腦,墻上噴寫“交出完整CCTV”、“學校隱瞞”等字句,亦有人士拉出消防喉向電梯灌水,再到不同樓層破壞房門玻璃、課室拍卡機。

黑衣人設靈撒溪錢

更有一批身穿黑衣的學生在地下設祭臺,走廊上冥紙碎玻璃一地狼藉,令校園彌漫著驚悚的氛圍。

知專校園建筑外墻主要由玻璃組成,成為暴徒肆意破壞目標,記者昨傍晚進入校園發現地下部分玻璃整塊被打爛,碎片散落一地。各個樓層的課室門口均有拍卡機被砸壞,部分課室甚至教員室門上的玻璃亦被打碎;圖書館外墻玻璃全部碎裂,不能入內。

地面、樓梯、墻壁均被涂污,有的被噴上“不交出CCTV,后果自負”、“小心狗咬”、“枉為人師”等威脅性字眼。樓層間有攝錄鏡頭的地方,只剩下跌落地上的鏡頭和殘余的電線。多個樓層地面充滿大量積水,所有電梯暫停使用,包括扶手電梯和升降機,有地面升降機大門打開,里面不停在滴水。

附近居民往返港鐵站均需途經校園地下的“祭臺”和破碎的玻璃,一位住在調景嶺的婆婆拄著拐杖蹣跚走過,她說:“將學校搞成咁,真系行過都心慌。”有仍需值班的保安表示進行破壞的學生(暴徒)很激動,周圍涂畫學院外墻,打砸玻璃,“睇到都驚驚地,唔知幾時先整得返好”。有保安說:“果班人已經將成棟樓(外墻)的玻璃都打爛曬,我哋自己都唔敢再上去。”

圖:暴徒污蔑學校隱真相\大公報攝

教育界痛責“文明大倒退”

知專校方回應《大公報》查詢表示,校園多處地方遭到破壞,深表遺憾及痛心。使用同一校舍的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李惠利)、香港知專設計學院、青年學院(國際課程)─設計課程、卓越培訓發展中心(珠寶業),因應院校損毀情況,取消從10月15日至17日在調景嶺校舍所有的日間及晚間課程,其他安排容后公布。

教育局發言人強烈譴責暴力行為,重申任何言語上或行動上的暴力均不可接受,支持院校嚴肅處理。發言人說,有關暴力行為嚴重罔顧在場學生、教職員及其他人士的人身安全,并干擾院校的正常運作及教學工作。

教聯會主席黃錦良批評黑衣暴徒不問事實,對校園設施進行毀壞,影響到其他學生,是非常不負責任、無法容忍的做法。“我們對暴力行為強烈譴責,對于這些社會人士和學生表示十分失望。”他呼吁其他學生應該堅決和暴徒切割,更不要參與其中,強調這種做法最終要負上責任。

教評會主席何漢權認為,在學校內出現這樣的暴力行為是“香港文明的大倒退”。他認為自殺事件應該交給警方或者法律解決,不應該去質問校方,希望學生冷靜下來之后可以自己去找院長承認錯誤。

彥霖母悲憤:受夠了,請停手!

陳彥霖死訊傳出后,亂港分子連日來大肆炒作,不但編造出各種似是而非的“質疑”攻擊警方,又編輯陳彥霖生前的視頻片段擺上網,“作故仔”混淆視聽,在死者親屬傷口上灑鹽。陳彥霖母親Ho Pui Yee昨在fb發帖,痛訴近日喪女悲痛之余更被卷入政治漩渦,令她和家人飽受二次傷害,深感悲憤,“我們實在受夠了!請你們停手!”她表示,希望香港早日回復寧靜。

陳彥霖母親帖文題為《請保護我女兒私隱及還我們一個寧靜》。文中強調,火化女兒遺體是她和家人決定,因為想她早日入土為安,請大家不要作無謂揣測。

陳母并希望知專校方不要因為“持強烈政見人士”要求,而發放和她女兒相關的閉路電視片段。“我想問大家:我女兒已經死去,是否連她的一點私隱,都不可以保留?我女兒從來沒有因為近日事件而被捕,請不要玷污她的名聲。”

飽受持強烈政見人士滋擾

陳母透露,自己手機不斷受到滋擾,甚至平日工作也飽受持強烈政見人士滋擾。她懇請大家放過她和家人,“我已經失去了一個我十分疼愛的女兒,我不想連我和家人的寧靜的生活也失去。”她懇求還她和家人一個安寧,讓死者可以安息,讓執法機關去處理。

陳母最后更希望,愿香港早日回復寧靜。

事實上,早在陳彥霖死訊被炒作初期,已有陳彥霖的親人在網上要求自稱“陳的好友”的炒作者不要扮代表在網上發言,然而“連登仔”繼續化身“偵探”,不斷就事件大做文章。

死者媽媽的信

《請保護我女兒私隱及還我們一個寧靜》:我是陳彥霖母親,近日因為女兒逝去而被卷入政治漩渦,令我和家人飽受滋擾及二次傷害,深感悲憤,我們實在受夠了!請你們停手!這個帖文是呼吁大家:還我和家人一個安寧,讓我女兒可以安息,也讓執法機關去處理。我必須強調:火化女兒遺體是我和家人決定的,因為想她早日入土為安,請大家不要作無謂揣測。我也希望學校不要因為持強烈政見人士要求,而發放和我女兒相關的CCTV片段,我想問大家:我女兒已經死去,是否連她的一點私隱,都不可以保留?我女兒從來沒有因為近日事件而被捕,請不要玷污她的名聲。因我女兒的事,我的手機不斷受到滋擾,我平日工作也飽受持有強烈政見人士滋擾,我懇請大家放過我和我家人。我已經失去了一個我十分疼愛的女兒,我不想連我和家人的寧靜的生活也失去。請持強烈政見人士遠離我和我家人,讓我們靜靜地療傷,療女兒離世的創傷。最后,愿香港早日回復寧靜,大家可以安居樂業!

抹黑警方 為暴亂提供燃料

蒙面暴徒不但大肆破壞職業訓練局(VTC)旗下校園,更不理死者家屬的傷痛,圖藉機造謠生事,抹黑警方,為延續暴亂提供政治燃料。年輕學子若不能掙脫思想盲從的枷鎖,勢必衍生出更多悲劇,葬送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。

近期在校園制造矛盾、肆意破壞的暴徒,很多都是蒙面群涌而來,很顯然,單靠學校保安已難以阻止。在這種情況下,校方高層除了透過調解協商緩和學生情緒外,必要時也應考慮報警求助。

學校有義務保護沒有參與暴力的學生,亦有責任拯救那些受蒙騙參與暴力的學生。首要的是盡可能與沒有蒙面的學生溝通,把他們與毫無底線的蒙面暴徒區分開來,任教教師應與學生展開有質素的對話溝通,引導他們與暴力“割席”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巢湖| 廊坊| 中山| 扬中| 莆田| 新泰| 南安| 山东青岛| 怀化| 三门峡| 溧阳| 沭阳| 大兴安岭| 深圳| 商丘| 金坛| 吴忠| 台山| 资阳| 抚顺| 昌吉| 德清| 保定| 平潭| 克拉玛依| 琼中| 庆阳| 果洛| 通化| 山西太原| 南京| 辽宁沈阳| 苍南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鸡西| 鹤壁| 赣州| 启东| 佛山| 黄南| 芜湖| 新余| 安岳| 海安| 韶关| 包头| 邳州| 诸城| 锡林郭勒| 广饶| 红河| 铜陵| 临沂| 瑞安| 黄石| 巴音郭楞| 连云港| 白沙| 基隆| 阿拉尔| 五家渠| 滁州| 咸阳| 临夏| 泰州| 阳春| 永州| 武夷山| 石狮| 邯郸| 黑龙江哈尔滨| 库尔勒| 大兴安岭| 瓦房店| 金昌| 三门峡| 公主岭| 河北石家庄| 玉环| 和田| 长治| 滨州| 瓦房店| 扬州| 中卫| 汝州| 嘉善| 日土| 临猗| 苍南| 阿勒泰| 巴中| 无锡| 靖江| 改则| 兴安盟| 日喀则| 鄂州| 浙江杭州| 汝州| 泰兴| 启东| 哈密| 鹤岗| 海南| 那曲| 乐清| 六安| 榆林| 三明| 台北| 桐乡| 朝阳| 汕尾| 湖北武汉| 黑河| 长葛| 义乌| 海北| 渭南| 常州| 荆门| 天门| 文昌| 伊犁| 湘西| 溧阳| 阜新| 嘉善| 营口| 通化| 广元| 昆山| 大同| 铜仁| 株洲| 海门| 保定| 德州| 广西南宁| 沛县| 台湾台湾| 山南| 邹平| 公主岭| 姜堰| 扬州| 迁安市| 桐乡| 阿拉善盟| 龙岩| 南阳| 昆山| 郴州| 岳阳| 河源| 莆田| 百色| 上饶| 盘锦| 锦州| 阿克苏| 泗洪| 阜新| 四川成都| 安康| 安吉| 邳州| 怒江| 锡林郭勒| 榆林| 铜陵| 定西| 石河子| 延边| 泗洪| 昌都| 承德| 娄底| 德阳| 揭阳| 武夷山| 广州| 甘肃兰州| 大连| 梅州| 长兴| 馆陶| 赣州| 衡阳| 铜陵| 余姚| 燕郊| 景德镇| 阿勒泰| 驻马店| 保亭| 新疆乌鲁木齐| 雄安新区| 长垣| 任丘| 晋中| 百色| 郴州| 燕郊| 百色| 六安| 青州| 巢湖| 清徐| 自贡| 梧州| 萍乡| 扬州| 东方| 嘉峪关| 寿光| 和县| 洛阳| 龙岩| 禹州| 晋中| 上饶| 和田| 蚌埠| 张北| 海门| 衡阳| 保山| 铜川| 新余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改则| 乐山| 莱州| 甘孜| 宜宾| 桓台| 曲靖| 洛阳| 酒泉| 南京| 日喀则| 衡水| 沛县| 惠州| 日照| 诸暨| 邹城| 海南| 大同| 温州| 广州| 如皋| 济南| 汕尾| 常德| 安吉| 库尔勒| 绵阳| 吴忠| 大庆| 张掖| 天门| 六安| 台中| 儋州| 南充| 眉山| 鄢陵| 溧阳| 吉林长春| 临猗| 塔城| 兴安盟| 张家界| 阜新| 杞县| 新余| 保亭| 中卫| 长兴| 丹东| 金坛| 燕郊| 和县| 新沂| 汝州| 辽源| 哈密| 攀枝花| 清徐| 自贡| 海丰| 平凉| 德州| 陕西西安| 东阳| 绥化| 眉山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