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藝文 > 大公園 > 正文

?流動空間\建筑會說謊嗎?\方 元

2019-10-17 04:24:04大公報 作者:方元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圖:利順德飯店是天津最早創立的西式飯店\方元繪畫

  建筑應該是真實的、誠實的。長城、羅浮宮、香港中銀大廈都是這樣的建筑。沒有人想到建筑會說謊吧?其實,不誠實的建筑確實存在,只是人們未必能察覺出來。我就遇到過這樣的事。

  去年路過天津時,順便在火車站附近蹓跶了一圈。天津是中國的第三大城市,歷史上曾有八個西方國家在此設立“租界”,因此天津的建筑非常有特色。

  火車站位于海河北岸,過了橋就是著名的“解放北路”。它過去叫作“維多利亞大街”──沒錯,就是那個英國女王的名字。一八六○至一九四二年,這一帶曾是英國人的“租界”。這條大街就像香港的“皇后大道”,是“英租界”的行政和金融中心。市政廳、大飯店、銀行的總行、洋行的總部等都設在此街,因此它匯集了全城最好最威的建筑??梢哉f,這條街是天津近現代西洋建筑的博物館。

  我對這條街十分熟悉。街上有許多上世紀留下的英式建筑。二十八年前我為了寫博士論文《英國建筑在中國的影響》,在這條街上不知走過多少遍。如今這條街變了許多。

  在街的南端有一家著名的飯店,它的英文名是Astor Hotel,中文名叫“利順德飯店”。它的歷史可追溯到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初。作為天津最早的西式飯店,它在滿清和民國時代是“洋大人”和京津上流社會的“名人會館”。李鴻章、袁世凱、孫中山、溥儀都曾是座上賓。

  然而,當我看到飯店大樓時,不禁大吃一驚!它完全變了樣子,既不是二十八年前我看到的那座舊建筑,也不是當代時髦的新建筑,而是變回一百二十多年前、清朝光緒十五年的利順德飯店。

  直說了吧,這是一座冒牌的歷史建筑。幸好我研究過它的歷史,在史書上見過光緒年的舊照片,否則很可能被它蒙騙了。但對于那些不知底細的人,就很容易信以為真。

  一八九〇年(光緒十五年),利順德飯店踏入它的“黃金時代”。為適應持續增長的貿易和不斷增加的外國人口,它拆掉了原來的房子,新建了一座殖民地風格的三層大樓。在大樓的轉角處有一座五層高的意大利式塔樓,據說它是天津當時最高的建筑物。

  邁入二十世紀后,飯店繼續發展,進行了多次擴建、重建以及無數次大大小小的裝修改造工程。我上一次看到它的時候是一九九〇年,飯店早已不是光緒十五年時的模樣,而是一座裝飾風格的現代建筑。塔樓也變了樣,還加了一座紅色的法式屋頂。

  今天人們看到的這座簇新的“歷史建筑”是在二〇一一年建成的。它再現了一八九〇年利順德飯店的樣子,把飯店在二十世紀的那段歷史一筆勾銷了。

  在飯店的墻上有一塊銘牌,上面寫著:“中國二十世紀建筑遺產”。這就奇怪了。既然要“假冒”一八九〇年的建筑,那么銘牌上應該寫“中國十九世紀建筑遺產”;如果想說二〇一一年重建的,那么應該寫“中國二十一世紀建筑遺產”;但怎么寫成了“二十世紀”?

  頒發銘牌的機構是兩個有權威的專業學會:中國文物學會和中國建筑學會。兩大學會專家濟濟,絕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。但除了他們,還能有誰呢?

  令人困惑的是,在中國政府收回天津“英租界”七十年之后,這座仿制的殖民地式建筑想要告訴我們什么?這個問題超出了一般的建筑設計問題,還是留給社會學家去解釋吧。

  據建筑設計單位介紹,這個“還原”工程得到“專家及社會各界的高度贊譽”。這也是奇怪。讓我們設想一下:如果羅浮宮博物館因油畫《蒙娜麗莎》的顏色老化,而讓當代畫家重畫一幅顏色如新的仿制品來替代原作,那么人們會有什么反應?一定會罵博物館做蠢事。但是,對于歷史建筑的仿制品,卻有人“高度贊譽”,這豈不是怪事?

  所謂“還原”或“仿制”,不過是對冒牌建筑的一種矯飾的說法。類似的情況不僅在天津,我在上海、廣州和香港也見到過。雖然表現的方式不同,程度有深有淺,但問題的本質是一樣的。

  這四座城市有一個共同點:它們是最早接受“西化”的中國城市,有豐富的西洋歷史建筑資源,但在過去的經濟快速發展時期,許多老建筑被改建或拆除了。在目不暇接的現代化變遷之后,人們開始懷念過去的歲月。于是,老建筑成為人們懷舊的劇場,成為人們與過去聯系的靈媒。

  除了懷舊的因素之外,歷史建筑的價值也隨著旅游經濟的發展而水漲船高。如今人們已認識到,歷史建筑是一項重要的文化資本,而且文化資本可以通過旅游業兌換成經濟收益和GDP。懷舊文化和旅游經濟一方面推動了歷史建筑保育,另一方面也帶動了仿古建筑、復古建筑和冒牌建筑的泛濫。

  新建筑可以不斷增加,但老建筑就只能吃老本。冒牌的歷史建筑不但不能增加城市的文化資本,反而會損害城市的文化品質。無論仿制的歷史建筑如何“還原”,它都不再是原物,因此它的歷史價值是零。如果城市到處都是假冒的歷史建筑,那它就與“迪士尼樂園”一樣了。不同的是,灰姑娘城堡明擺著是虛構的故事,而冒牌的歷史建筑是要讓人們相信它是真歷史。

  實際上,當人們“重建”歷史建筑的時候,也是在重構歷史,重構城市的文化身份。振興旅游經濟雖然重要,但我們不要為了眼前的經濟利益而忽視長遠的文化影響。如果一座城市把歷史建筑都拆除了,那它就像一個失去記憶的人。但是,如果一座城市到處是假冒的歷史建筑,那就是一個說謊的人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厦门| 聊城| 莱州| 昆山| 安庆| 芜湖| 靖江| 三河| 清徐| 巢湖| 赣州| 扬州| 山南| 甘南| 三门峡| 汉川| 哈密| 莆田| 丽江| 金坛| 芜湖| 桓台| 湖南长沙| 南阳| 天水| 庄河| 攀枝花| 新沂| 基隆| 娄底| 芜湖| 新乡| 九江| 辽源| 大兴安岭| 吐鲁番| 安庆| 武安| 宁夏银川| 新余| 泗洪| 青州| 如皋| 文昌| 永新| 永州| 张家界| 萍乡| 新余| 恩施| 台山| 齐齐哈尔| 神农架| 阳江| 泰兴| 呼伦贝尔| 安康| 莱芜| 安吉| 抚州| 平凉| 枣阳| 邹平| 昌都| 鹰潭| 迪庆| 屯昌| 万宁| 昌吉| 克孜勒苏| 德宏| 项城| 张家口| 梧州| 焦作| 连云港| 东营| 黄冈| 霍邱| 龙口| 牡丹江| 锦州| 盐城| 常州| 项城| 赣州| 阜新| 南京| 长葛| 昆山| 清远| 沧州| 金坛| 南京| 库尔勒| 河源| 滕州| 三河| 三沙| 吉林长春| 固原| 丽水| 乌海| 文山| 高密| 仁寿| 临沧| 湛江| 兴安盟| 德清| 黄石| 通辽| 永康| 淮安| 北海| 新余| 黔南| 上饶| 武威| 蓬莱| 攀枝花| 阿拉尔| 广汉| 揭阳| 辽源| 包头| 黄南| 宁德| 红河| 如皋| 迪庆| 赤峰| 莆田| 金昌| 广汉| 安康| 山西太原| 咸阳| 九江| 中卫| 临夏| 铜陵| 平凉| 宁波| 新沂| 鞍山| 通辽| 巴彦淖尔市| 巴音郭楞| 定西| 江西南昌| 齐齐哈尔| 黄山| 淄博| 邹平| 邹平| 浙江杭州| 姜堰| 兴安盟| 崇左| 自贡| 新乡| 德阳| 屯昌| 兴安盟| 象山| 灌南| 百色| 如皋| 西藏拉萨| 汉中| 蓬莱| 武安| 盐城| 洛阳| 益阳| 寿光| 天水| 东方| 昌吉| 萍乡| 天水| 锦州| 贺州| 广安| 湘西| 金华| 常德| 玉林| 日土| 琼海| 平潭| 庄河| 广州| 保亭| 天长| 黄山| 昆山| 三沙| 崇左| 苍南| 咸宁| 日喀则| 荆门| 天水| 贵州贵阳| 张家口| 五家渠| 沭阳| 凉山| 晋江| 清远| 大理| 通辽| 和县| 三河| 吐鲁番| 昌吉| 明港| 渭南| 昌吉| 怒江| 山东青岛| 吕梁| 象山| 新沂| 娄底| 垦利| 乌兰察布| 庄河| 图木舒克| 阿勒泰| 海丰| 萍乡| 常德| 清徐| 迁安市| 蓬莱| 陕西西安| 咸阳| 运城| 衢州| 四平| 儋州| 九江| 博罗| 呼伦贝尔| 济南| 运城| 安阳| 沛县| 包头| 伊春| 兴安盟| 漳州| 石嘴山| 福建福州| 湖北武汉| 渭南| 武安| 阿克苏| 昌吉| 林芝| 三亚| 蓬莱| 阿拉善盟| 双鸭山| 汝州| 黔南| 德州| 白银| 丽江| 迪庆| 石河子| 桂林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曹县| 营口| 神木| 衢州| 黔东南| 启东| 武安| 石河子| 肇庆| 固原| 诸城| 迁安市| 仁寿| 孝感| 汕头| 东莞| 乐山| 项城| 阿坝| 湖州| 池州| 南充| 蓬莱| 绥化|